陕西奇侠清水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品质为上、精益求精、安全守信、永续创新
15920119990
18629088328

丹下健三——1987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

17
发表时间:2022-03-05 11:22

丹下健三

KenzoTange

1913—2005

日本现代建筑**人

60+年建筑创作生涯

近200件城市规划、建筑设计作品

第1位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的亚洲建筑师

是日本的,也是现代的,更是延伸到未来的


个人简介

丹下健三(1913—2005),日本**建筑师,曾获得普利兹克奖,东京奥运会主会场就是他的杰作。1961年他创建了丹下健三城市·建筑设计研究所。1964年东京奥运会主会场——代代木国立综合体育馆,是丹下健三结构表现主义时期的顶峰之作,具有原始的想像力,达到了材料、功能、结构、比例,乃至历史观的高度统一,被称为20世纪世界最美的建筑之一。日本现代建筑甚至以此作品为界,划分为之前与之后两个历史时期。而他本人也赢得日本当代建筑界**人的赞誉。1980年丹下健三被授予日本文化艺术界的最高奖——日本文化勋章1987年他获得普利兹克奖。

丹下健三出生于日本大阪,从小成绩优秀,几乎全是10分。在广岛念中学期间,在一本外国艺术期刊中柯布西耶(Le Corbusier)作品的潜在感染下,丹下健三选择走上建筑师的职业道路。一些课程上不太理想的成绩使得他花费了两年准备大学入学考试,在此期间他开始研读西方哲学文献。

1935年,丹下健三最终被东京大学建筑系录取。毕业后到日本**的建筑师前川国男的事务所工作,在这里,他的作品在全国的设计竞赛中获一等奖,并且开始了对城市规划方面的研究。二战后,丹下健三从城市规划入手参与广岛的重建。而1949年广岛和平纪念公园设计的入选为他赢得了国际知名度。

丹下健三的建筑创作生涯长达60余载,不仅作品颇丰,在建筑教育方面的贡献也是有目共睹。他曾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客座教授,还在哈佛、耶鲁、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名校的建筑系执教。而日本的第二位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桢文彦(Fumihiko Maki,1993年得主),以及在日本建筑界颇具国际影响力的矶崎新(Arata Isozaki)、黑川纪章(Kisho Kurokawa)等人都曾师从丹下。

人物评价

丹下健三是国际建筑界公认的“世界建筑大师”之一。近半个世纪来,他设计的近二百个作品和方案遍及十多个国家,发表过大量的专著;荣获了日本文化勋章,三十多次国际金奖和大奖,六个国家和地区的七个博士和名誉博士学位,十二个国家的城市、艺术或建筑协会的二十三个名誉称号,正值当前信息技术引起建筑思想上的第二次革命时,是丹下提出了“城市轴”、“索状交通系统”、“能够交流的立体建筑”等等新概念,给城市规划、建筑设计带来新的活力,引起国际同行的广泛重视。

他在世界近代建筑史上留下的许多丰碑名作,更像“燃烧着历史尖端的火焰”,熠熠发光,激励着建筑师们去大胆探索,执意求新,把建筑艺术的价值观不断深化到全人类历史发展的总进程。

设计风格

1.“功能典型化”时期一现代建筑风格和日本传统建筑风格调和

二战后是丹下健三的创作活动最活跃的时期。他借传统建筑的力量打破了现代建筑的形式化的局限,又借现代建筑技术和思想理论超越了传统建筑观念与形式的局限,并提出了“功能典型化的设计方法,创造性地完成了日本建筑语言的现代化重建。

二战前,丹下和许多其他同时代的建筑师一样,深受现代主义思想的影响。二战后的几年,建筑的发展也进入了一个新时期。丹下健三在其著作的《桂——日本建筑中的传统和创造》一书中仔细研究桂离宫体现的传统文化内涵以及现代建筑风格,并找到结合点,在日本建筑师中,他是**人。

丹下健三对日本传统文化和建筑风格的研究不仅体现在理论方面,还体现在建筑实践作品中。他的众多的学生受其影响,如矶崎新、黑川纪章、桢文彦大谷幸夫、神谷宏治等。他们对传统建筑文化和现代建筑文化相结合方面有很深的研究,运用不同的建筑语言来表达对待日本传统文化的态度。

2.“都市轴”理论厚重的表现

1960年的东京规划,丹下健三提出了“都市轴”理论。他从都市的角度展开研究,探索信息化社会的城市建设和建筑设计,对城市规划和建筑设计提出许多富有创意的想法。正如其著作《城市设计》里所说:为了城市环境的人性化,城市设计就变得十分需要。建筑进一步向城市扩张或城市的空间概念进一步丰富 ,同时创造出新的人类秩序就是城市设计。

丹下健三发现城市中建筑群的布置秩序比单栋的建筑更重要。他提出的“城市的核”表明了城市轴线的意义,他还具体指出了“城市的核”的内容:广场,有福利设施和文化中心等利于人们活动交流的一个开放式的、空间流动的场所。从他的表述中可以看出“城市的核”在人们生活中的重要性。

丹下健三对现代主义理论指导下的城市规划思想的局限性和片面性给予了补充和修正,并从功能主义转向一种表现建筑和城市内在的、由一定规律联系的结构上。他借用力学结构的概念来阐述单体建筑、建筑群和城市空间相互的关系以及有关秩序的问题。

3.科技与人性完美结合时期:新空间的创造

丹下健三认为要处理好传统和创新之间的关系,就应该使它们之间相互作用。他没有停止过思考新技术条件下的建筑和城市规划问题。他主张借助科学技术创造适合人类心理需求的心理环境,创造出充满人性化的空间,创造出适合信息化时代办公和其他对大空间和灵活空间需求的建筑形式,实现科技和人性的完美结合。他说过:“建筑的形态、空间及外观不仅要符合必要的逻辑性 ,而且更重要的是建筑蕴涵直指人心的力量。”他认为建筑师的创造性体现在将科技与人性完美结合。

4.新陈代谢派

“新陈代谢”理论是借助生物学理论发展的概念。“新陈代谢派 ”认为建筑和城市都是生命有机体,它们如同生物般有着自己特殊的“代谢” 和“循环”过程,强调事物生长、变化与衰亡的必然规律和动态过程。他们主张把建筑和城市看成像生物新陈代谢那样是一个动态的过程 ,应该留有余地以适应建筑的不断发展。这种思想也扩展到城市规划和建设方面。

“新陈代谢派”在丹下健三的影响下,在20世纪60年代建立了以新陈代谢思想为核心的建筑创作组织。他自己也不断探索该思想在建筑和城市中的实践,其中最**的作品就是山梨县文化会馆。

主要作品

广岛和平纪念公园(1952年)

广岛和平纪念公园位于原子弹的爆炸中心,广岛城市规划以其为中心展开了清晰的城市轴线和脉络。广岛和平纪念公园的中轴线贯穿南北,在主轴线上由南至北分别布置和平纪念馆、爆炸遇难者慰灵碑、和平火炬、原子弹爆炸遗迹等。

两层的和平纪念馆是整个公园的焦点,不可避免受勒·柯布西耶的影响,纪念馆由柱子支撑,像勒·柯布西耶的专利底层架空柱一般。建筑采用钢筋混凝土的铰接,底层架空,慰灵碑、和平火炬、爆炸遗迹间所形成的连续完整的视觉通廊在这里尽收眼底。

▲和平纪念馆架空层

和平纪念馆整个建筑形体简洁明快,尺度超大,展现了伊势神宫等传统建筑的意韵;立面模块化布置的遮阳板和混凝土立柱,体现了柯布西耶现代建筑的理念,在继承民族传统的基础上,展现了建筑理性的“功能典型化”。

广岛和平纪念公园在战后日本建筑发展史上是一个**代表性的作品,它标志着以丹下健三为代表的新一代日本建筑师开始引领日本现代建筑创作的新时代。

香川县厅舍(1958年)

香川县厅舍位于日本香川县高松,由办公室、县议会会议厅和大会议室等组成,总面积12,066.2平方米。建筑分为三层高的东楼和八层高的塔楼,它们之间是一个布有水池、叠石、混凝土桥、铺装和堆山等的庭园,建筑很好的诠释了“新形式的传统语义”。丹下把木构建筑所具有的美感通过钢筋混凝土的造型,提高到了新的层次,用现代技术再现了日本古代五重塔的风貌。

▲香川县厅舍庭院透视

香川县厅舍塔楼的外立面处理在日本现代建筑史上获得很高评价。丹下健三用水平的栏板和挑梁组合创造出**特色的外观——结构柱上的挑梁处理成双梁形式,断面为30×60厘米,挑出154.3厘米,每一开间中又由混凝土小梁分成五间。这在视觉上表达出了日本传统木结构建筑的感觉。尤其是他使用几根大梁支撑在建筑周围的几根大柱子上,并辅以网格状的细梁,使得所有梁都在立面上可见。这种表现方式在此后一段时期内为许多日本建筑师所仿效。

▲塔楼结构细部

与此前日本政府封闭的办公楼风格不同的是,香川县厅舍不但平面被设计为开放式的,县厅舍本身亦面向公众开放,通过架空层可直接进入花园,也可进入县厅舍。丹下健三用长1100mm、宽750mm的立柱,将内部的环境完全开辟出来,空气自由流通,人员也可以自由出入。

▲一层架空部分

当有阳光倾泻时,香川县市政厅横梁就会被光影所照射,呈现出三角形的形状,和谐与律动交织在一起,展现出现代与古代两相辉映的典雅和风。

直到今天,这个丹下健三对日式美学最经典的解读作品依然行使着它的职责,成为了香川县市民心中最为自豪的象征。同时建筑也击碎了日本市政府大门紧锁、王权威严的“错误传统”,为现代建筑在日本的“本土化”提供了“合法性”的论证,进而为日本建筑师的创作指明了道路。

东京计划1960

“东京计划,1960”(A plan for Tokyo,1960)是丹下健三重要的都市主张,对东京快速的经济成长提出回应。丹下乌托邦式的设计,主要是将都市的成长延伸到东京湾,并架起超大的桥梁、人造岛屿与水上公园结构网。想要理解丹下如何创造计划,以符合未来东京人口稠密的多变需求,这项未兴建的计划便相当重要

“东京计划,1960”提出一套方法,以求达到大型都市性质的**条件,并试着阐述结构的概念在建筑与城市的方法论有何重要性,而非严仅仅针对东京这座特定城市的规划提案。在计划中,东京将具备一条都市轴结构,城市可能的成长与变迁将沿此发展。这条都市轴也具有象征意义。我们会发现功能单元的界定可以提升到象征层次,结构体本身也将沉浸在象征性当中。

要挽救东京只有一种方式,亦即创造新的都会结构,让都市能发挥真正的基本功能。事实上,我们规划的建筑物可因当代的速度与尺度,同时延续过去的都会生活。

不久以前,日本仍受到国家的绝对控制,人民整体的文化力量或许创造了新的形式,却受到局限与压抑……直到我们这个年代,我所说的这股力量才开始释放出来,但依然在混沌不明的媒介中运作,而且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才能建立起真正的秩序。但无疑地,在把日本传统转变为新颖有创意的东西时,这股力量将扮演重要角色。

仓敷市厅舍(1962年)

香川县厅舍出现后,一时间日本国内掀起了兴建“新式”厅舍的浪潮,现代建筑材料和传统建筑结构形式的融合在这些作品中达到了新的高度,丹下健三逐渐从追求传统装饰性构建原型进入到追求传统建筑结构原质的阶段,到了仓敷市厅舍的设计,材料与形式的融合则达到了新的高度,仓敷市厅舍便是在那个时期产生的。

▲从香川县厅舍(左)到仓敷市厅舍(右)

由于是用混凝土模仿木构件来表现传统,尽管“前进”了,但仍显得不够自由、奔放。但在仓敷市厅舍的创作中,则已经从传统的束缚中摆脱出来,在整个结构体系的钢筋混凝土梁柱的表现和里面的视觉处理上,都比香川县厅舍更强、更有力、更具有质量感的表现。

在内部空间的构成上也有过许多过去作品中从未见过的处理手法,为以后一系列以连续大空间为主体的建筑做好了准备,正因为如此,仓敷市厅舍像“轰鸣的大鼓”而更具有震撼力。

代代木国立综合体育馆(1964年)

1964年,东京成为亚洲**个举办奥运会的城市,代代木国立综合体育馆便是为举办第18届奥林匹克运动会而兴建的,它包括一座游泳馆和一座球类馆。

代代木综合竞技场是1960年代技术进步的象征,它脱离了传统的结构和造型,被誉为划时代的作品。竞技场的整体构成、内部空间以及结构形式,展示出丹下健三杰出的创造力、想象力和对日本文化的独到理解。

代代木国立室内综合体育馆的整体构成、内部空间以及结构形式,展示出丹下健三杰出的创造力、想象力和对日本文化的独到理解。建筑采用高张力缆索为主体的悬索屋顶结构,创造出带有紧张感、力动感的大型内部空间。特异的外部形状加之装饰性的表现,似乎可以追溯到作为日本古代原型的神社形式和竖穴式住居,具有原始的想象力。

丹下健三将本土民族的文化元素,与当时最为先进的理念相融合,正如他本人所说:“虽然建筑的形态、空间及外观要符合逻辑性,但建筑还应蕴涵直指人心的力量。”

▲游泳馆内部

代代木国立综合体育馆大部分采用钢筋混凝土结构,部分使用钢骨钢筋混凝土结构,是日本60年代新技术发展进步的象征。它整体采用高张力缆索为主体的悬索屋顶结构,创造出带有紧张感、力动感的大型内部空间,加上极富原始想象力的特异外形,使它成为丹下健三结构表现主义时期的顶峰之作。

▲立面图与剖面图

在结构史上,代代木国立综合体育馆也可以说是一个里程碑,由结构大师坪井善胜担纲结构设计。当时的吊挂结构刚刚在建筑世界中崭露头角,无论在结构设计上,还是在施工方法上经验甚少,处于摸索阶段。在计算机还未登场的年代,对于大变形及非线性这种结构分析几乎是不可能的,那时的主要计算手段只能是手算或用电动计算机。在后来有限元计算技术普及后,曾有工程师对代代木体育馆进行了复算,计算结果与几十年前的手算结果相差无几,不由让人惊叹。

代代木国立综合体育馆是丹下健三结构表现主义时期的顶峰之作,具有原始的想像力,达到了材料、功能、结构、比例乃至历史观的高度统一,被称为20世纪世界最美的建筑之一。日本现代建筑甚至以此为界,划分为前后两个历史时期。

东京圣玛利亚大教堂(1964年)

除了代代木国立综合体育馆以外,东京圣玛利亚教堂也是这一时期丹下健三最为重要的作品。它于1964年建造完成,以取代原先在战火中摧毁的木制哥特式教堂。丹下健三则使用混凝土结构重新打造这个教堂,其在概念上简单明了,在形态上则较为复杂:它让人感受到了鸟的轻盈和它翱翔时翅膀的张力。

丹下健三再度与坪井善胜(代代木体育馆的结构设计师)联手,将建筑中的八面墙支撑起整个结构,它们流动于整个建筑以形成屋顶和墙面,将整个空间闭合或向外形成与地面垂直的窗口。这些墙面有着夸张的曲线造型,象征着向天空展开的张力,并将长斜方形的地面自然地过渡为屋顶的十字形天窗。建筑“翅膀”的不同高度和其非对称性让它在天空背景下显得**动态。

阳光落在不锈钢金属表皮上,在粗糙坚硬的混凝土楼板周围形成了一个闪闪发光的“裙摆”。虽然表皮覆盖层都是相同颜色的,但其曲线和U形的建筑轮廓增强了整体的流动感。这一特点也让这个教堂成为东京密集城市背景下的一个标志性建筑。

光在每时每刻对于建筑内部流动的墙都有着不一样的影响,让其本身成为建筑氛围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直射进来的阳光和墙面上的漫反射与曲折流动的墙面融为一体,使得参观者可以在进入建筑物时就可以看到和注意到混凝土墙的曲线美。

这个教堂被视为丹下健三最重要的作品之一,也是东京市内最有趣的作品之一。建筑包含着来自西方的韵律,也同时包含着东方的文化和感性之美,而丹下健三则将两种文化中的复杂特质在建筑中完美吸收并融入了其中的细节之中。

科威特国际机场航站楼(1979年)

“设计”本身就表示要有先见之明

科威特皇室为了促进区域发展做了种种规划,其中一项便是委托丹下建造宏伟的机场,那是进入这座阿拉伯城市的象征门户。

虽然丹下是以日本的建筑作品,跻身为当代最有远见的建筑师,但是他在1970与80年代,也接下几件国外的建筑委托案。就建筑而言,最成功地应属科威特国际机场。许多人认为,科威特国际机场与广岛和平纪念资料馆,是丹下最重要的登峰造极之作。

在无垠的沙漠中,航站楼是一个地标,在美学上为国家创造了具有象征意义的门户,努力让从外部广大空间进入的访客留下强烈印象。

我们参与的案件开始扩散到各个地区:除了日本,也在美国、欧洲与中东做建筑。这些区域都有自己的当代特色与历史氛围。

东京都厅(1991年)

东京都厅其实是由三栋建筑物构成的复合建筑,除了供市政府使用,也是东京都知事室所在地。复合建筑包括东京都议会大楼,以及一座供127名市议员与其员工使用的高楼。

我们的做法从对机能主义的批判出发。大家基于不同立场,会需要许多不同的功能。对于是否有责任追求所有武断的功能并赋予形式,我们其实抱持怀疑态度。比方说,在兴建都厅的时候,经常会遇到各种不同立场所加诸的要求,先从知事开始,再加上将在此处工作的人、使用建筑物的市民、代表市民的议员。一旦我们理解所有这些需求之后,哪一种才是都厅真正的功能,这个问题对我们的做法变得最有影响。

2005年3月22日,丹下健三因心脏衰竭在东京的家中离世,终年91岁。

丹下健三用实际行动诠释了建筑的多样性,在建筑中,丹下喜欢去繁从简,用简单的手法体现意义。他所设计的建筑外形明朗富有张力,既有原始的想象力,又有现代感,让建筑更加具有生命力。

他的作品像是"燃烧着历史尖端的火焰",熠熠发光,激励着每一位日本建筑师们去大胆探索,执意求新,把建筑艺术的价值观不断深化到全人类历史发展的总进程中。



文章分类: 行业新闻
服务热线:
15920119990
18629088328
联系地址:陕西省西咸新区秦汉新城金旭路6号2层-12-B-0021号                                                                                                                       关于我们        在线留言